萧县一农民称收藏“民国大总统玺绶” 望得到权威认证

2017-11-25 03:49

  11月12日,是中国近代民族主义的开拓者、中国伟大先行者孙中山先生诞辰151周年纪念日。而在萧县,有个叫张永魁的农民,和孙中山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在他身上,背负着一个家族的,这个关乎到1912年孙中山就任大总统时佩戴的一枚“玺绶”的去向。

  据张永魁,他的爷爷叫张廷玉,是孙中山的警卫团卫士。1922年6月,陈炯明前夜,孙中山将玺绶和《筮算大全》、《呈览文札》、《注解备要》、“中华山河疆域一体图”、《民国》五个文件底稿以及纳匣、令牌(木)、牌(银)、玉牌(水晶)等秘密物品,一并交给张廷玉,命他还乡秘密保管,并令其在适当时机未来。

  张永魁说,祖父张廷玉告诉他,1911年10月10日,辛亥成功后,孙中山领导并主持筹建临时。由民国临时筹备处和大总统选举会议代表团秘书处,荟集天下精英,根据当时内忧外患、国困民难的特殊历史情况,按孙中山先生的旨意,用易经隐语、图案表达国事,集体设计指导制作了一枚宫灯状的金属质玺绶。而玺绶上的文字和图案,隐藏着天文、历法、人文、地理等科学知识,是一代伟人孙中山先生遗留的文物。

  在张永魁的手上,皖北晨刊记者见到了所谓的“玺绶”。“玺绶”上下长5.1厘米、左右宽3.8厘米,金属质地,形似勋章。“玺绶”的正面是中国传统宫灯图案,上铸“沭邑、文明、五巿、八巿、恭颂”10个字;背面是太极图案,铸有“十年第一师二旅四团二营六连”17个字。

  直观地看,这分明就是一枚士兵的勋章,而且年份是十年,也就是1922年,比孙中山就任大总统时晚了整整10年。但张永魁称这是1912年孙中山就任大总统时佩戴的“玺绶”。那么,这枚“玺绶”到底是线年,我曾带着这枚玺绶找到时任中国第二档案馆研究员、江苏省孙中山研究会副会长的蔡鸿源,当时蔡会长表示他从来没听说过有这么一件东西,而且刻的字更是令人无法相信是1912年的物品。”张永魁对记者说,在解释不通的情况下,他只得带着“玺绶”回了家。

  没想到,时隔一年多之后,蔡鸿源主动联系了张永魁。原来,蔡鸿源在翻看1912年由上海出版社出版的《中国记》时,竟然在《特别记事:临时大总统履任》一文中找到了关于“玺绶”的记载:“谨致大总统玺绶,发号施令、崇为符物”由此,证明了“玺绶”的存在。

  对于“玺绶”上“十年第一师二旅四团二营六连”这些字,张永魁有自己的一番解释。“这得用易学和家里传下来的来解释。比如,十年第一师二旅,其实暗含着1912,这只是最表层的意思。玺绶上27个字全部用的隐语和密码。”张永魁说,经过他和搭档蒋华兰20多年的研究解密,发现“玺绶”中隐藏着天文、地理、、历史、军事、外交、教育等科学文化知识,精深,奥妙无穷。“玺绶”中的密码隐藏着祖国的疆土国界等信息,它把中华疆土的四至、八方和山河领土面积,暗示得清清楚楚。

  同时,“玺绶”以密码的形式记录了数学进位换算法知识,和孙中山先生的“就职誓词”及《言论一斑》、《特别记事》、《国玺条例》、《改元改历通电》、《组织大纲》等文件,另外还有山河地名中的人文地理和天文历法知识,并记载了中国过去和当时诸多事件的史实。

  张永魁说,通过现代仪器将“玺绶”放大,可以看到“玺绶”上另有“二十九日文题、马、45”这些文字及暗记符号、童男童女像等,这是凭绝对看不出来的。再者,将“玺绶”放大100倍,还可以看到一幅“中华山河疆域一体图”。张永魁说,这幅图由晚清民国时期艺术大师吴昌硕设计,字由孙中山题写,字迹经与《大总统就职宣誓词》、《大总统宣言书》比对相同。

  有了这些印证,蔡鸿源认为张永魁的解读有一定道理,“孙中山、廖仲恺等人都精通易学和隐语。当时的党人常常组织暗杀行动,互通信息时会使用大量隐语”。还有种说法,孙中山在海外曾加入“洪门”,是个神秘古老的地下组织,有一套非常严密的隐语,外人完全看不懂。

  2008年10月,全国各地40多位专家齐聚,针对张永魁持有的“玺绶”专门召开了一次“玺绶专家论证会”。专家最后的意见是:这是一件罕见的、性极高的民国文物,的确是孙中山当年佩戴过的。此前,从未发现过类似文物。不少专家认为,“玺绶”券面的数、字、图,虽是易经隐语,按一般语法不能读通,但从易经的来破解,结合史学和易学来验证,则符合历史真实,并可印证当年的状况。

  尽管已经得到了一些专家、学者的认同,但对于张永魁来说,他的愿望并没有达成。“家里的先辈没有将这枚玺绶丢弃,而是传给后辈直至我的手上,我想先辈们是希望后人能将其中的内容解读出来,并且将其上缴给国家。但是现在我找不到权威的文物认定机构来鉴定这枚玺绶。”张永魁说,在安徽,最权威的鉴定机构是安徽省文物鉴定站,但是它的职责是受国家文物局委托,承担文物出境鉴定工作以及我省馆藏文物鉴定、涉案文物鉴定和文物拍卖标的审核等,并不对民间个人收藏进行鉴定。在无法得到权威认证的情况下,张永奎手中的这枚“玺绶”还是难辨,即使真的内藏巨大秘密,其价值也无法体现。

  “我的愿望很简单,就是证明这枚玺绶的真实性,把它蕴含的秘密破解出来,并按照先辈的遗训上缴给国家。”张永魁说。■记者 徐蕾

  原标题:“民国大总统玺绶”竟在萧县一农民手中? 收藏者:希望得到权威认定并上缴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