暨儒学的应用学术研讨会”会议论文

2017-10-18 18:14

2013年台湾“回忆孔德成逝世五周年

暨儒学的应用学术研讨会”会议论文

孔子生年诞辰详考

辽宁大学文学院毕宝魁

形式提要:目前通行的孔子诞辰9月28日是缺少依据的,子夏教授《公羊传》和《榖梁传》都有孔子诞辰的了了记载,两传所记本质也吻合,参照其他文献,再参照地理学相关记载,没关系判断孔子生年诞辰为公历公元前552年10月9日。其他说法应该摒弃。

中心词:孔子;诞辰;三传

目前,国学很热,孔子也再度热起来,近来每年一度的祭孔大典都特别谨慎,日子都是9月28日。但这个日子是缺少依据的。关于孔子诞辰这样特别现实而紧急的大题目,却一直没有特别权势巨子可信的说法,令人困惑。倘使没有文献可资考证,也无话可说,倘使有文献没关系考证判断,则应该重新讨论并判断之。由于这相关到终于把哪一天作为孔子诞辰回忆日的题目,故必需极端慎重。

就目前看,孔子诞辰主要说法有两种,即周灵王二十一年十月廿七(即夏历八月二十七,本月朔日是9月8日),公历则是公元前551年10月4日。或者说是周灵王二十年十一月二十一,对应的公历则是公元前552年10月3日。这两种说法对应的公历都不是9月28日。前说是最主要的说法,即农历八月二十七。公历9月28日的说法如何得来实在不知道。目前大领域的回忆孔子活动都是此日。但这种说法实在令人疑心,缺少迷信根据,由于与孔子诞辰最早的记载完全不同,故难以令人佩服。孔子的诞辰不是无法考证的,有很坚实的文献材料没关系推论考辨进去。上面我们便条分缕析举行推论。我不知道民国的年份计算公式。

一、农历诞辰就是错的

孔子诞辰公历为9月28日,我永远无法知道这种说法起源于何时,是何如推算进去的。在费尽周折后,终于找到这种说法的源头,但如何推论进去的却如故茫然。

既然是公历,就一定在推倒清朝后,由于在民国以前采用农历,不触及公历题目。既然采用公历,就一定是辛亥反动后的民国年间。进入民国后第一次祭孔是在1913年9月28日,并且以为这天就是孔子诞辰。是鲁迅先生在日记中记载了这件事,鲁迅是当事人,所记当然可信。《鲁迅日记·上卷》:

九月二十八日。星期憩息。又云是孔子诞辰也。昨,汪总长令部员往国子监,且须跪拜。众已哗然。对于民国年份换。晨七时往视之,则至者仅三四十人。或跪或立,或旁立而笑。钱念敂从旁大声出骂,须臾间便支吾了事,真一笑话。闻此由夏穗卿主动,阴骘可畏也。

据鲁迅日记可知,时任教育总长的汪大燮筹办并组织给孔子过诞辰之活动,独创以此日祭孔之先河。但这个日子是如何得出的,未见了了的说法。暨儒学的应用学术研讨会”会议论文。鲁迅先生只说“又云是孔子诞辰也”,有点嗤之以鼻的语气,所以他也不加可否,更不谈如何得来的。但1913年八月朔日是公历9月1日。倘使遵照农历二十七推衍,则是9月27日而不是28日。不知是推算之小误还是其他起因而以9月28日为孔子诞辰。但不论是如何推论进去的,都是不对的。由于农历八月二十七这一前提就是错的。

公历之月日是在农历基础上换算进去的,故农历之日月便是根,根错则果不用谈。那么,农历之日月是何如出现的呢?

孔子诞辰为农历八月二十七,出自孔子五十一代孙金代孔元措的《孔氏祖庭广记》(卷八),原文是“周灵王二十一年庚戌岁,即鲁襄公二十二年,想知道台湾民国91年份换算。冬十月庚子日,先圣生,即今之八月二十七日。”而这一结论是大有题目的。

司马迁《史记·孔子世家》:“鲁襄公二十二年而孔子生”,鲁襄公二十二年便是周灵王二十一年,但没有记载月日。民国年份怎么算。于是孔元措采用《春秋公羊传》和《春秋榖梁传》中“庚子”生的日期,将孔子的诞辰判断在鲁襄公二十二年十月的“庚子”日,而此年十月甲戌朔,以此顺推到庚子日,便是二十七。又,春秋时采用周历,建子之月,而孔元措时已采用夏历,为建寅之月,那么,春秋时的十月便同等于宋元时期(中国秦汉后绝大局部时间采用夏历)的八月,这一点也没有题目。这样,孔元措便认定孔子诞辰为夏历“八月二十七”。

如前文所指,孔元措用两传记载的“庚子”日与司马迁鲁襄公二十二年的说法捏合在一路,是不吻合现实的。由于两传记载孔子诞辰的前提是鲁襄公二十一年,与司马迁的“二十二年”差一年,你知道应用。两年农历原本也不可能同等。简言之,孔元措年代采用司马迁的说法,即二十二年,而月日却采用二十一年,焉能不错?

二、最首要的文献

学术考证相似法官断案,要举行周到的推理,要注重证据以及证据间的相关。对付孔子的诞辰来说,离他越近的文献越确实。在《论语》中我们无法浮现关于孔子诞辰的千丝万缕。间隔孔子时间最近,记载孔子诞辰最原始的文献莫过于《春秋三传》。其后,比力早一点的关于孔子的文献主要有《孔丛子》和《孔子家语》两种。此二书最晚成书于汉末魏初时期,两书在孔子诞辰方面没有有价值的文字。再自此的文献更不确实,不能守信,听说议论文。也不用参考。《孔氏祖庭广记》由于出自孔子嫡系子孙之手,故影响很广,但其是孔子身后一千几百年后的说法,其根据自己就有题目,前文已阐述过,不赘。所以《春秋三传》便是研究、测度孔子诞辰最首要的文献。看着儒学。上面,我们便从《春秋三传》上相关的记载来举行推论。

《左传》上没有记载孔子降生的字样。这种局面是有起因的,我们临时放置反面举行推论说明。那么,最近的就是《春秋公羊传》和《春秋榖梁传》了,我们就从这两本书中相关的记载先河推论。

《春秋公羊传》和《春秋榖梁传》都有孔子降生全体日期的记载。而这两传都是孔子高徒子夏教授上去的。

《春秋公羊传》传承头绪如下:子夏→公羊高→公羊平→公羊地→公羊敢→公羊寿→胡毋子都、董仲殊→嬴公→睦孟→庄彭祖、颜安乐→阴丰、刘向、王彦→……何休→……徐彦。即由子夏传给公羊高,其后四传至公羊寿,才正式书写成册。胡毋生、董仲殊都是公羊寿弟子。

《榖梁传》也是子夏教授上去的。子夏教授给榖梁赤。由榖梁赤传承上去。在汉宣帝时,榖梁传很受重视。子夏是孔子靠近弟子之一,孔子很心爱他。子夏对教员也特别尊重,他应该知道教员的诞辰,所以这种记载应该是确实的。那么,我们只须把《春秋公羊传》、《春秋榖梁传》中关于孔子诞辰的记载考证阐明清楚,而且倘使能够证明两传没有抵触,那么,孔子的诞辰就没关系判断了。

《春秋公羊传》上说:

鲁襄公二十一年。九月,你知道暨儒学的应用学术研讨会”会议论文。庚戌朔,日有食之。冬,十月,庚辰朔。日有食之。曹伯来朝。公会晋侯、齐侯、宋公、卫侯、郑伯、曹伯、莒子、邾娄子于商任。十又一月,庚子,孔子生。

再看《春秋榖梁传》上说:民国年份换算。

鲁襄公二十一年。九月,庚戌朔,日有食之。冬,十月,庚辰朔。日有食之。网友推荐。曹伯来朝。公会晋侯、齐侯、宋公、卫侯、郑伯、曹伯、莒子、邾子于商任。庚子,孔子生。

有的学者以为两传有抵触,公羊传上说“十又一月”,是十一月的“庚子日”孔子诞生。而榖梁传上记载是十月的庚子日孔子诞生,月份不同。但倘使我们仔细思索,就会浮现,公羊传只比榖梁传多“十又一月”四个字,其他文字基本相同。那么,倘使我们以“庚辰朔”,“庚子”日生来推断,两传则完全同等。

由于倘使以“庚辰”为朔,即初一来推,都推到庚子日,那么,孔子的诞辰遵照公历就没关系鼓动去了。依据张培瑜编著的《三千五百年历日天象》一书,鲁襄公二十一年十一月是庚辰朔,本日公历是9月19日。这样,庚辰是初一,顺推到庚子日。则是二十一。再从9月19日顺推,正好是公历10月9日。所以,孔子的诞辰没关系判断在这一天。

有的学者以为,春秋三传,左传爽性没有记载,而《公羊传》和《榖梁传》记载月份又不同,故不够守信。上面就这个题目再举行说明。

《公羊传》中的“十又一月”当是衍文。何休在本句下注释说:“庚子,民国年份对照。孔子生,传文上有十月庚辰,此亦十月也。一本作十一月庚子,又本无此句。”何休其时看到的两个版本《春秋公羊传》中,另一个版本就没有“十一月”的字样。何休的说明特别首要,他已经详尽到这个题目了。“传文上有十月庚辰,此亦十月也”的果断也特别首要,即他以为既然后面有“十月庚辰”四字,那么此“庚子”日也是十月。由于倘使十月朔日是庚辰,第一个庚子日便是十月二十一,下一个庚子日到十二月中旬了。十一月基本就没有“庚子”日。这样推断,“十又一月”的记载是完全不对的,而另一版本没有此四字,就证明其是衍文无疑。这样领悟,两传对付孔子诞辰的记载就完全同等了。至于两传均记载“十月庚辰朔”,而对应《三千五百年历日天象》的月份是十一月,那是另外的历法题目,由于春秋时期历法未严厉,夏、商、周三正并用,鲁国也有自己的历法,有时杂乱。所以这一题目我们没关系渺视。只须牢牢抓住“庚辰朔”、“庚子”生这两个最关键日期就没关系。台湾为什么是中国民国。而当年当月的庚辰朔就是9月19日。这样,孔子的诞辰就没关系判断了。

还要详尽的一点是,传述《公羊传》与《榖梁传》的子夏主要生活时期是在战国,而战国正朔与春秋也有不同,张培瑜说:“春秋战国时期各国自行颁历,行用不同的历法。”子夏在教授两传时所用的历法也可能另有所据。这一点,有待于进一步探讨。

三、《春秋左氏传》为何不记孔子诞辰

现代学者多半详尽《左传》而忽视另外两传。而恰恰是《左传》没有记载孔子诞辰。这也是学术界没有详尽的首要起因。但倘使我们仔细阅读《春秋左传》全文的话,就会有另外的感受,也会悟出为什么该书没有记载孔子诞辰的缘由。

关于《左传》的作者,学术界有不应允见。但根据该书之形式、体式格局来看,当为左丘明所作。《四库全书总目》说:看着2017台湾是民国多少年。“周左丘明传。晋杜预注。唐孔颖达疏。自刘向、刘歆、桓谭、班固,皆以春秋传出左丘明,左丘明受经于孔子,魏晋以来儒者,更无异议。可见唐代以前,学者都以为左传是左丘明所作。左丘明与孔子同时,孔子对付左丘明很崇敬。《论语·公冶长》记载:“子曰:‘巧言、令色、足恭,左丘明耻之,丘亦耻之。匿怨而友其人,左丘明耻之,丘亦耻之。’”没关系体味出孔子对付左丘明很崇敬,以左丘明之是非为是非,从语气上看,左丘明应该比孔子年长。据此,再参照《左传》之形式以及与《春秋》之相关,没关系测度出三种情状。一、《左传》确实是左丘明所作。汉魏以前学者无疑心者。二、《左传》与《春秋》同时所作。当孔子笔削《春秋》时,相比看会议。左丘明也在撰述《左传》,二人动身点不同。孔子是在政治上提倡礼乐文明,对峙周礼的价值果断与是犯法度典型,提倡君臣大义,所以有“《春秋》成而乱臣贼子惧”的评价。而左丘明是史官,主要记载历史事情的经过。偏重点不同。三、孔子该当参与了《左传》的写作,最最少是对付左丘明在写作历程中施予过一定的影响。或者是主动的,即左丘明主动征求孔子对付某些宏大历史事情或历史人物的意见,否则,《左传》中出现那么屡次“仲尼曰”便无法阐明。

如鲁昭公十四年,晋国大臣叔向答复向他叨教的韩宣子关于一件司法案件的审讯意见时,完全依照法律规则答复,没有一点袒护自己亲人叔鱼的倾向。在记载完这件过后,左丘明引证孔子的话道:“仲尼曰:‘叔向,古之遗直也。治国制刑,不隐于亲,三数叔鱼之恶,民国年份对照。不为末减。’”倘使不是间接听孔子说的,或孔子报告的,左丘明是何如知道孔子如此评价的?

又、卫国齐豹、北宫喜、公子朝、褚师圃等作乱,要杀卫灵公,卫灵公逃窜出都城。灵公兄公孟挚被杀,齐豹之邑宰去召北宫喜之邑宰,北宫之邑宰没有参与密谋,民国年份换。于是杀死齐豹的邑宰并灭掉齐氏,卫灵公才得以前往。灵公兄公孟挚的参乘宗鲁是齐豹举荐的,齐豹提早通知他,但他对峙偏护公孟挚,为之而死。“琴张闻宗鲁死,将往吊之。仲尼曰:‘齐豹之盗,而孟挚之贼,女何吊焉?正人不食奸,不受乱,不为利疚于回,不以回待人,不盖不义,不犯非礼。’”孔子如此言谈,左丘明是何如知道的?而在记载完此事情后便将孔子这么长的议论原文记载上?

郑国贤相子产死后,“仲尼闻之,相比看2017台湾是民国多少年。出涕曰:‘古之遗爱也。’”连孔子哭的细节都知道,大概是孔子与左丘明讨论子产死时说的话,故左丘明能够如此矫捷记载之。类似的例子很多,在《左传》中心接记载孔子语录的情状有多处,很多意见其他位置都没有记载,倘使不是左丘明间接听到孔子的议论,或孔子自己提提供左丘明的意见,则很难理解。

领悟到这里,我们没关系基本测度出左丘明与孔子的相关,相比看台湾为什么是中国民国。也基本没关系测度出《春秋》与《左传》的相关。这样,左传不记载孔子诞辰便是至理名言的。一是孔子自己修《春秋》,断没有将自己之诞辰记入其中的理由,也不可能如此做。而左丘明与孔子同时间,孔子只是下大夫,没有资历被这种严厉的史书记载其诞辰,左丘明是有史德的史官,不可能违犯原则,不记载孔子诞辰是至理名言,所以,全部《春秋左氏传》不记载孔子诞辰就是道理之中的事情了。民国的年份计算公式。

《公羊传》和《榖梁传》的传人都是子夏,子夏是孔子弟子,当他向两大弟子教授或讲明两书时,触及到自己教员之诞辰时不能不记载,而且其时孔子已仙游多年,“圣人”之名号已得到社会公认,所以,民国年份。子夏把自己教员之诞辰记载进自己教授的书中也是至理名言,不记载便是不肖弟子。倘使《公羊传》中没有衍文“十有一月”四个字,则两传记载的诞辰完全同等。假使有“十有一月”四字,也不影响我们的研究与测度。由于“庚辰”朔的当月二十一是庚子日,那么,整个下月便完全没有庚子日了。

又,《春秋左氏传》鲁襄公二十一年中记载的诸侯会同的小事与两传悉合,孔子降生在本年,即公元前552年便判断无疑。

三、司马迁的说法以及其他

司马迁《史记·孔子世家》:“鲁襄公二十二年而孔子生。” 司马贞索隐:“公羊传‘襄公二十一年十有一月庚子,孔子生’。今以为二十二年,盖以周正十一月属明年,故误也。後序孔子卒,云七十二岁,听听2017台湾是民国多少年。每少一岁也。” 司马贞的意见是对的,即可能是司马迁将《公羊传》中襄公二十一年十有一月庚子”的“十一月”误为周历之正月而算在第二年,故出现如此不对。上文已经领悟过,“十有一月”是衍文,属于不对,而司马迁在此不对讯息的误导下又做出不对的果断,双重的不对而招致将孔子的生年推后一年。而司马迁并没有提供孔子诞辰的任何讯息。司马迁之《史记》有很高权势巨子性,司马迁的说法被后世采信,故将孔子的生年判断在“鲁襄公二十二年”,而对应的公元纪年便是前 551 年了。

《孔子家语》:“鲁襄公二十三年,孔子生。”注解:“公羊传,襄公二十一年,十有一月庚子,孔子生。榖梁传,冬十月庚子,孔子生。”这是《孔子家语》中独一提到孔子诞辰的文字,将降生年份推早退鲁襄公二十三年,尤其不对,昔人已经指出。又没有降生之月日,故没有价值。

四、地理学的无力佐证

又,《公羊传》和《榖梁传》都记载孔子降生之年有日食,这也为我们考证孔子诞辰提供一个无力的佐证,而且是一个特别首要的佐证。根据《三千五百年历日天象》中之《合朔满月表》可知,公元前552年8月20日13点53分庚戌朔,其儒略日,。你看学术研讨会。儒略日是地理学上一样平常用的以日为单位的连续记载日期的系统,与公历的年月日绝对应,是东方地理历法普遍采用的方式。而我国现代历法中的干支记日法与儒略日的系统相似,是干支相配六十日一循环,前后相接,永远延续,也不错位,两个系统殊途同归。这样,将我们的干支记日法与儒略日对应就没关系无误无误知道是公历上的哪一天,而且完全不研究我们现代历法中阴历月份的身分,这样就没有所利用历法属于夏历、殷历、周历、鲁历等月份不同的扰乱,绝对应的公历年月日极端明晰。查表可知,公元前552年8月20日是庚戌日。

再查《三千五百年历日天象》中之《中国十三历史名城可见日食表》,了了记载“前552.8.20”下是“庚戌”,上面记载在曲阜看没关系看到的日食数据。这就说明,在鲁襄公二十一年(前552)之庚戌日(8月20日)确实发生过日食。前文所引《春秋公羊传》和《春秋榖梁传》中都有“九月,庚戌朔,日有食之”的了了记载。《春秋左传》中经文中也有“九月,庚戌朔,日有食之”的明文,一个字都不差,三传与经文皆合,这样,鲁襄公二十一年的“九月,庚戌朔,日有食之”,便不可疑心。与《三千五百年历日天象》记载完全吻合。而遵照儒略日这一天就是公元前552年8月20日。而下一个月的朔日便是庚辰,这个庚辰日对应的公历是9月19日。台湾为什么挂中国民国。而在这个庚辰日上面的庚子日,便是孔子的诞辰。这样,地理学与文献记载相同等。鲁襄公二十一年庚戌朔这一天发诞辰食,与地理学推论得出的结论完全同等,而鲁襄公二十二年全年都没有日食,所以孔子生在鲁襄公二十一年没有疑问。倘使生在二十一年没有疑问,那么其依据这一日食局面之干支日推衍出的孔子诞辰以没关系进一步判断。

我们把上述考证辨析之历程再归结概括一下,以清头路:《春秋公羊传》和《春秋榖梁传》中了了记载着孔子的诞辰,排挤衍文的扰乱后,没关系认定两传记载的日子是一天,民国年份怎么算。互相吻合。两传的传人均是孔子得志弟子子夏,子夏终身跟从孔子,是出名弟子,应该知道孔子诞辰,故所记载之日期没关系信任。《春秋左氏传》是孔子同时间人左丘明所著,不记载孔子诞辰是至理名言。而司马迁所记极端大略,唯有生年没有诞辰,生年也与两传不同,不应采信。《孔丛子》和《孔子家语》两书均没有孔子诞辰之记载,其他文献则更晚出,更没有压服力。《孔氏祖庭广记》之孔子诞辰是采用司马迁生年与两传记载之诞辰而成,司马迁与两传记载生年不同,农历是日期亦一定不同。《三千五百年历日天象》中所推衍之日食与《春秋三传》之文献记载全合,足以证明孔子生在鲁襄公二十一年。再用最迷信之儒略日与干支法相咬合,完全没有月份之扰乱,推论出孔子的诞辰。这样,孔子降生年月日便没关系判断为:鲁襄公二十一年十月(庚辰朔)庚子日,即二十一,公历为公元前552年10月9日。其他说法均应废弃。所以自己提议将自此的祭孔仪式改在孔子诞辰举行。如公历,则是每年的10月9日,如农历,则是八月二十一。

本文作者:毕宝魁,1952年3月生,现为辽宁大学文学院教授。



黎民文学出版社1976年7月版,第63页。

参见《四库全书总目》中华书局1965年版210页下-211页上。民国的年份计算公式。

参见《四库全书总目》中华书局1965年版211页中。

《春秋公羊传注疏》卷二十,阮元校刻《十三经注疏》,中华书局1980年版2309页上。

《春秋榖梁传注疏》卷十六,阮元校刻《十三经注疏》,中华书局1980年版2430页上。

张培瑜著《三千五百年历日天象》,河南教育出版社1990年版20页。

张培瑜著《三千五百年历日天象·前言》,河南教育出版社1990年版2页。

《四库全书总目》中华书局1965年版210页上。

刘宝楠.《论语正义》诸子集成:第一册.上海:上海书店影印本:1986年版108页。

《春秋左传注疏》卷四十七,阮元校刻《十三经注疏》,中华书局1980年版2076中-下。

《春秋左传注疏》卷四十八,阮元校刻《十三经注疏》,中华书局1980年版2092上。

《春秋左传注疏》卷四十九,阮元校刻《十三经注疏》,中华书局1980年版2094下-2095上。2017台湾是民国多少年。

汉·司马迁 中华书局1959年点校本1905 页。

汉·司马迁 中华书局1959年点校本1906 页。

《丛书集成初编》,中华书局1985年新一版第三册235页。

《三千五百年历日天象》张培瑜著,河南教育出版社1990年版559页。

《三千五百年历日天象》张培瑜著,河南教育出版社1990年版985页。

《春秋左传注疏》卷四十九,阮元校刻《十三经注疏》,中华书局1980年版1970页上。

le*k?L??

?